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论研究

重新认识孝道在应对人口老龄化上的作用

彭青云

我国老年人口基数大,老龄化速度快,未备先老,未富先老,是目前我国人口老龄化的主要特征。面对急速到来的老龄社会,社会化养老服务发展缓慢,多数老年人必须依靠家庭养老,绝大多数城市老年人宁愿选择家庭养老,一半以上的农村老年人口还不得不依靠家庭养老。家庭养老不仅是历史最悠久的养老方式,而且是最适宜国情、最符合文化传统的养老模式,家庭养老在几千年的实践中取得了广大民众的普遍认同,而家庭养老赖以存在的思想文化基础就是中国传统的孝道文化。

一方面,家庭的养老功能日益弱化,家庭结构核心化,老年独居空巢比例逐年提高,子女孝敬父母,恭亲、养亲的功能在弱化,因此在老龄社会重新阐释孝道文化精髓,发挥家庭养老在社会养老中的兜底保障功能,对老年人提供日常生活照料,满足其情感需求,促使其精神愉悦,倡导社区邻里形成尊老、敬老的良好氛围,在社区层面形成一支社会养老保障体系自愿自发的力量。另一方面,现代化理论认为随着社会节奏的加快,网络化、信息化、城市化以及互联网和电商技术的发展冲击,老年人由于身体机能老化,在速度上反应慢,在快速变化的现代社会,老年人的社会地位不断下降;与此同时,社会价值观多元化,现代社会强调个性,崇尚青春活力,年轻人主张个性自由,对传统文化,尤其孝敬父母的优良文化传统不以为然,孝道伦理衰落,歧视、虐待、遗弃老年人现象屡见不鲜。因此,必须重新认识孝道在应对人口老龄化上的作用,具体作用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孝道文化中的“养老、敬老、尊老”精神是老龄社会家庭养老保障功能的重要体现

从原始社会的敬老习俗到家族养老传统,再到家庭内部的事亲之孝,传统孝道文化内涵的“养老、敬老、尊老”部分,仍然是今天家庭养老功能的核心要素,当父母年老后,子女要赡养照料父母,保证子女在父母的关爱下健康快乐成长,父母在子女的赡养下安享、安度晚年,家庭内这种亲情反馈不仅是现代家庭的主要功能,更是家庭养老功能的主要表现形式,这种根源是血缘关系和传统孝道文化约束下的亲子关系,其天然链接的生物、情感基础稳固。

在快速城市化、在亲缘和地缘联系不断削弱的现代老龄社会,非常有必要宣扬家庭养老美德,鼓励子女奉行“养老、敬老、尊老”的文化传统,提倡年轻人与父母共同居住或居住在同一社区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履行照顾职责,提倡家庭成员之间和睦相处,要尊重老年人的意愿,尊重老年人的婚姻、参与劳动和财产处分的自由选择权,培养子代(孙辈)奉养老年人的自觉意识,将家庭内部财富和情感严重向下(子代和孙代)倾斜的局面中扭转过来,缓解城市化带来的家庭隔离和代际分裂,缓解老龄化社会加速到来、养老照料资源严重不足的局面,避免照顾疏忽。

孝道文化衍生而来的“邻里相帮”传统是老龄社会社区互助养老功能的原始动力

农耕的乡土社会是熟人社会,农业社会中的乡村社区都是熟人社区,乡里乡亲之间相互熟悉,彼此信任,家庭邻里不仅仅是亲缘联系单位,也是农业生产的最基本单位,家庭成员、甚至是家族成员之间必须相互协作才能完成农业生产的播种和收割环节,因此形成了“邻里相帮”的互助文化传统。现代社会基于业缘关系形成的工业社区同样具有农业社区的特性,就是在一个现代城市社会陌生人社区中,居民来自不同地区、工作在不同单位、有不同的姓氏,邻里相帮的互助准则也没有过时,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危急时刻还得靠邻居帮忙,现代老龄社区互助养老的社区地理优势非常明显,其文化根基依然十分稳固。

现代老龄社区要加强睦邻友好社区建设非常有必要,尤其是在城市社区,弘扬传统孝道文化,发扬邻里相帮的互助精神,营造社区和谐人际关系,充分奠定社区互助养老的传统道德基础,社区居委会在社区互助养老的建设中要起到主体带头作用,培养业主和物业之间的互助协作关系,培育邻居之间友好互助精神,加强居民间的信任感和熟悉度建设,经常性开展“邻里相帮”志愿服务活动,邻里之间相互分工、轮流照顾孩子和看护老人,尤其是要加强在对老年人提供居家养老服务过程中的互助合作,组织社区居民自己构成的志愿者服务队,鼓励年轻的老年人照顾年长的老年人,采取一对一、多对一的结对帮扶的方式帮助社区有困难的老年人,尤其是帮助社区高龄、独居、失能老人打扫卫生、家政维修、购物做饭、聊天解闷等等,遇老年人走失、跌倒等突发、意外、紧急情况相互通知和协助,鼓励志趣相投的老年人在社区内结伴养老,让老年人在社区内相互扶持、抱团取暖,在生活上相互照应,在情感上相互慰藉,互娱互乐,充分利用了社区地理位置相邻的优势,实现了养老资源的集约化,有利于创建睦邻友好型的老龄友好社区,增进社区和谐。

孝道文化中“推己及人”的传统是社会化养老保障制度建立的文化驱动力

现代社会养老保障制度虽然是基于西方社会的风险共担、分散风险的原则,为了规避个人非理性消费而形成的社会制度,就整个社会层面而言,养老由个体、家庭责任推广为全社会共同责任,由分散的家庭内部权利义务关系推广为统一的全社会范围内或一国之内的权利义务关系,社会养老保障制度之所以取得如此广泛认可,在实践中取得如此良好的效果,不可否认传统孝文化在此推延过程的促进和激励作用,尤其是在社会化养老方式(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兴起的今天,传统孝道文化“尊老、敬老、养老”规范,在社会化养老模式下仍然起到了约束养老服务供给主体的作用,促使社会化养老服务模式健康运营,尤其对机构养老的主办方的道德约束与规范。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编辑:刘畅  审核:周家权)


附件

【字体: | | 】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