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论研究

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加强和完善社区治理

  孙宏伟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提出并形成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战略布局是“四个全面”。“四个全面”确立了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治国理政的新战略和新蓝图,成为加强和完善社区治理的基本依据。

  “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加强和完善社区治理指明了方向

  推进社区治理要顺应小康社会建设。社区治理是一种适应社会发展的新的社会整合方式,其发展受到社会结构变迁的影响,更能带动社会结构变迁。我国的社区治理在实质上是社会异质化过程中基层社会公共秩序的新的建构方式,对巩固小康社会的社会基础起到奠基作用,可以说,完善小康社会的社会建设基础在社区。

  创新社区治理要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确立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为统筹谋划各领域改革提供了根本依据。社区是观察国家治理体系变迁的微观视角,社区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社区治理新机制和体制的形成要在局限中突破,在制约中成长,必须全面深化改革。

  规范社区治理要坚持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社区是实现人民民主权利的重要平台,社区治理应凸显人民民主权利保障的法治底线原则,将人民民主权利的实现从目前的更多依赖于社会管理方式、手段、方法的变革,向着有效维护公民的主体地位和合法权益的法治保障发展。使以法治方式协调主体间关系和保障社区治理主体权利,成为社区法治建设的根本。

  保证社区治理正确方向必须加强党的领导。政党作为一种兼具政治属性和社会属性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头连着国家,一头连着社会,可以实现在社区的自然延伸和运作。我国城乡社区治理取得的重大进展,是各级党组织大力推动的结果,在社区发展自我推动力不足的情况下,基层党组织发挥着重要作用。

  加强和完善社区治理有利于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

  完善社区治理和服务有利于为小康社会夯实社会基础。社区服务水平的高低与社区居民的生活质量直接相关,直接关系到居民群众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进程的感受和认识。通过把服务居民、造福群众作为推进社区治理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促进社区服务完善,努力把基层社区建设成为人民安居乐业的社会生活共同体,也就为小康社会的全面建成夯实了群众基础。

  创新社区治理有利于助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从国家治理体系的角度来看,社区治理就是面向国家政权建设的治理形态,社区治理本身就有重建基层政权的作用。在政府职能改革中,行政权力的垂直分化大于横向分化,行政权力下放的过程不是行政权力流转的过程,这部分权力没有为社会和市场承接而是由社区承接,表明社区在国家治理体系中的地位正日益提升。

  推进社区法治化有利于拓展全面依法治国领域。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方略,基础在基层,工作重点在基层。法治化建设进程的加快为社区建设拓展了空间,更增强了保障,社区更是宣传和普及法律法规的重要阵地,是培育居民法治意识和守法习惯的重要平台。

  强化社区党建有利于加强党对基层社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不但要实现政治领导还要实现社会领导,实现和保障党对社会特别是基层社会的有效领导,不断巩固执政的社会基础,这既是我国社区建设的现实需要,也是新时期中国共产党加强自身建设的需要。

  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把握社区治理的改进方向

  坚持需求导向,拓展社区服务体系。基本公共服务、公益性志愿服务和商业性便民服务相互衔接的社区服务体系,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依托。要针对城乡社区公共服务的供给问题,创新供给方式,强化社区组织公共服务主体责任,引导各种服务资源向社区层级重新聚集,实现管理和服务的平衡,并突出服务特色。

  坚持政府主导,创新社区协同治理。社区协同治理强调党委和政府在社区多元协同治理中发挥主导力量,引导社区凝聚力和向心力的提升;其他各种治理主体在相关法规和政策的规范下,共同构建社区治理的运行机制,达成一致的行为方式和价值取向,不断完善社区多元协同治理网络,不断优化社区建设资源配置;厘清基层政府与社区自治组织权责边界,发挥居民在社区治理中的主体作用,推进社会力量参与社区治理,从而有利于健全基层社会治理体制。

  坚持依法治理,推进社区治理法治化。用法治规范政府和社区的关系,有利于实现政府管理和基层民主建设的有机结合,建立政府管理和社区居民自治相互支持的合作关系。用法治规范社区居民的参与行为,充分发挥自治章程、村规民约、居民公约在城乡社区治理中的积极作用,不断培养居民群众的规则思维、权力限制思维、程序思维和法治认同。

  加强组织建设,强化党的领导作用。社区基层党组织在社区建设中要实现基层党组织的功能转化和拓展,将外在于社区的行政性存在和政治性存在转变为内在于社区的服务性存在和利益表达性存在,成为能够代表基层社会利益、进行利益聚集和利益表达的有效载体,强化基层党组织的社会服务职能,承担起基层社会整合的功能,进而为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提供基础性的社会资源。

  (作者系东北大学城乡社区建设研究院副教授)

                                                                                         信息来源:中国社会报


附件

【字体: | | 】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