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论研究

多元主体共参与 完善社区养老服务

叶 欣

当今,我国老龄化和高龄化形势十分严峻,对老年人的赡养和照料是家庭和社会所面临的重大现实问题,而建设符合中国国情的一体化养老服务体系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必由之路。

近年来出现的社区养老模式虽然克服了传统的家庭养老与机构养老的弊端,但是也出现了一些新困局:一是服务信息不对称,难以迅捷提供高效服务;二是服务内容单一,难以满足多样化个性化的服务需求;三是整合联动机制缺乏,难以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四是队伍素质相对较低,难以提升服务规模。这些问题制约了养老服务大规模、高效益的发展,养老问题愈加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由此,笔者提出可以发展“以社工为指导、以社区为载体、以社会组织为辅助、以政府为后盾”的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社区养老模式,以期完善社区的养老服务,促进养老服务的一体化。

社工为指导

社会工作者以其独特的专业理念为指导,通过个案、小组、社区工作专业的方法和技巧的运用,往往能够根据老人自身的需求和特点,制订合理的实施方案,充分利用好社区、社会资源组织活动,满足老人多方面、多层次的养老需求。

具体体现在,在开展具体工作之前,对服务对象入户走访,深入了解案主的具体情况和需求;在工作开展过程中,注意评估具体活动的有效性、安全性以及可行性;在服务过程中,进行全程跟踪、回访、征求意见、评估并思考改善建议;同时社会工作者应根据社区实际情况,加强自身的参与度与融入感,真正走进老人的内心。

社区为载体

社区作为这种新型养老服务模式的直接载体,对养老服务的推行和发展有着最为直接的影响。社区应当充分发挥自己的中介作用,广泛了解老人的需求,使得服务真正能为老年人所用,切实解决老人生活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同时最充分地利用人力、物力、财力等,提高资源利用率,最大程度地减少资源的浪费。

与此同时,社区服务机构应当建立统一的为老服务评估机制,对老人的身体和家庭状况进行评估,从而确定老人的护理需求,保证服务的有效性,避免滥用福利的现象。另一方面,一旦老人在家预约,社区服务中心就可向联盟的服务企业派单,服务企业上门服务,之后可让老人进行用户评价,社区服务中心回访。此外,可根据老人的状况实施“分类服务”的方式,对入院的老人按照不同类别给予不同的补贴,确保老人们享受到全面、优质的服务。

社会组织为辅助

引进人力资源。由于社区在养老服务模式的推广中面临着人手短缺的问题,因此相关的社会组织,例如各种志愿者协会等,可以安排志愿者进驻社区,帮助社区工作人员开展调研,了解老人需求,甚至与社区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为养老服务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人力支持。

提供专业培训。由于大部分社会组织都有自己对应的专业领域,比如医护照料等,可以在社区为志愿者开展相应培训的时候提供专业和有效的建议和帮助。由专业组织和机构提供的培训,无论是在人员上还是在内容上,都比社区自己开展的培训要更有效,而这也是企业和组织履行社会责任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物资捐助和支持。社会组织的物资捐助和支持将会为养老服务的进一步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撑。另外,社会组织可以利用自身领域的特色,为志愿者提供有效的激励,如媒体进行报道宣传,保险公司提供保险等,从而对服务人员进行认可和鼓励。显然,社会组织在未来应该而且能够对养老服务的推广和发展起到非常积极的辅助作用。

政府为后盾

完善政策制度和法律法规。政府应当在听取基层民众意见的基础上,根据目前的实际实施情况为养老服务模式的发展制定完善的政策和制度,包括将“三无”老人在内的有服务需求的老人都纳入社会养老福利体系中,建立普惠型养老服务体系,大力支持养老服务的进一步发展。同时,就机构、老人和志愿者服务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事故情况制定相关法律条文进行权责界定,以最大可能地保护双方权益,减少纠纷出现的可能性。

基础设施建设。由于社区在养老院修建、老人活动场所设施建设这方面的力量较为薄弱,因此需要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进行大力的支持,包括搭建适合老年人日常活动的场所,购置老年人所需的活动器具等等,这样才能更好地保证养老服务的顺利开展。

志愿者激励。目前政府对参与帮扶的志愿者的激励不太充分,仅仅有一些物质层面的激励,而实际上志愿者们更加看重精神层面的激励和认可。因此,政府可以首先对“时间储蓄”这一措施进行研究,完善相应的各项规定,给予“时间储蓄”以官方的认可和支持。其次,政府可以为志愿者购买保险,从而解除志愿者们的后顾之忧。

监督考核。在养老服务发展的初级阶段,政府的监督和考核应当以匿名的实地调研和访谈为主,而不仅仅是将诸如参与人数、活动频率、活动内容这些可以在档案中轻松编造出的东西作为硬考核指标。在发展的中期,政府可以建立虚拟养老院日常监督委员会,建立全程和长效的管理机制。政府的监督应当起到鼓励和规范的作用,而不是带给社区以压力,从而影响养老服务实施的真实质量。

财政支持。政府的财政支持应当考虑到两个方面。第一是直接的资金支持,即给予社区定时、定量、规范和成体系的财政拨款。第二,政府还可以加大对相关企业的财政支持或者税收优惠,鼓励企业加入到为老人服务的行列当中,这样可以避免企业因为经济状况而不得不中止支持的情况,使其推行和发展得到持续的保障。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

                                                                                              信息来源:中国社会报


附件

【字体: | | 】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