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化广场->业余文化生活->文学

相声《祝您出行安全》——沈阳联合路军休中心休干焦成波

  甲:今天由我们老哥俩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乙:目地是为了大家出行安全。 

  甲:现在由我来介绍一下演员,我是苏德贵,这位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姓李叫李文‥‥‥ 

  乙:停‥‥‥我不是艺术家,也不姓李,我姓周,叫周启学。 

  甲:不对呀?大家看,看这个头,看这长相,您再听这说话的声音,他就是李文华呀。说是的请鼓掌。 

  乙:鼓掌我也不是李文化,我是周启学。 

  甲:就凭您这付尊容不是原装的也是克隆的。 

  乙:我不是克隆的。 

  甲:那就是复印的。 

  乙:复印的也不是。 

  甲:瞧你这个人,多实在,如果你是李文华,我怎么着也是姜昆了。 

  乙:我们今天是来宣传出行安全来了,不是充大腕来了。 

  甲:你看我把这碴给忘了,这么着,演员就算介绍完了,我们也该书归正传了。 

  乙:对了。 

  甲:我问你,你会走路吗? 

  乙:我八岁就会走了。 

  甲:这么说你是后来者居上了? 

  乙:居上谈不上,但都在一条起跑线上呢。 

  甲:我来问你,走路看什么? 

  乙:这我知道,看路面呀! 

  甲:那是过去啦。 

  乙:那您说现在看什么? 

  甲:现在走路一看灯、二看线、来了气车靠边站。 

  乙:您说的是交通法规。 

  甲:要不说你是李文华呢,就是聪明。 

  乙:红灯停、绿灯行,按着标线来通行,这大家都知道。我来问你,为什么来了汽车靠边站? 

  甲:随着汽车的增加 ,也“涌现”出一大批两有两无司机。 

  乙:什么是两有两无司机? 

  甲:两有就是:一有行车证、二有驾驶证。 

  乙:两无呢? 

  甲:一无技术、二无道德。 

  乙:怎样才算无技术呢? 

  甲:关键时刻找不到刹车。 

  乙:什么是无道德呢? 

  甲:撞了人就跑。 

  乙:逃逸呀,这样的司机可要躲远点。 

  甲:现在也有一些行人,叫走路三不看,也加剧了事故的发生。 

  乙:那三不看呢? 

  甲:一不看灯、二不看线、三不看汽车站不站。不计后果,往上蹿。 

  乙:这也太危险了,那您是不是三不看行人呢? 

  甲:他们都说我是三不看的总代理。 

  乙:现在什么商品都有总代理,没听说违章也有总代理的。你说说,你是怎样代理的。 

  甲:那好,我就说一说,有一次我正喝酒呢。 

  乙,嗯,又喝上了。 

  甲:喝着喝着酒没了。 

  乙:那就别喝了。 

  甲:你外行阿,我们喝酒人讲的是心情,图的是尽兴,俗话说的好,酒有凌云志,不喝酒人没志气。 

  乙:您就别歪曲了。 

  甲:还有一句话说的更好了。 

  乙:那句话? 

  甲:酒足饭饱。 

  乙:怎么讲? 

  甲:酒喝足了饭才能吃饱,酒喝不好饭吃不饱,吃不饱饭你负责呀? 

  乙:没人负责。 

  甲:还是的,买酒去! 

  乙:您喝了这么多酒就别上街了。 

  甲:没事,马路对面就是卖酒的,我经常在那买。 

  乙:您横过马路一定要走过街天桥。 

  甲:我上去在下来累不累呀! 

  乙:你嫌累可走地下通道。 

  甲:我下去再上来,照样累。 

  乙:那您走人行横道线。 

  甲:什么县? 

  乙:俗称斑马县。 

  甲:斑马线,我买酒还得绕道非洲。 

  乙:这是为了您的安全。 

  甲:那好我就走一趟非洲。 

  乙:您走路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不要违反交通法。 

  甲:没事,我有尚方剑。 

  乙:皇上赐给的? 

  甲:十块钱买的。 

  乙:那是尚方剑吗? 

  甲:是尚方拐棍。 

  乙:啊,你举着拐棍过马路。 

  甲:我举着干吗,我拄着。 

  乙:您走路一定要看准信号灯。 

  甲:我走路从来不看信号灯。 

  乙:那您看什么? 

  甲:我看信号弹。 

  乙:看信号弹?怎么讲? 

  甲:我是上甘岭上打冲锋从来不看红绿灯,信号弹升了空,我端着机枪往上冲。 

  乙:你说的那是战场,现在上街必须遵守交通规则,红灯停,绿灯行,不但看灯还要看线,红灯亮时决不能突破人行横道线。 

  甲:什么线? 

  乙:人行横道线。 

  甲:没有我突不破的线。 

  乙:那您都突破什么线了? 

  甲: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的封锁线厉害不? 

  乙:厉害。 

  甲:突破了。 

  乙:那是八路军。 

  甲: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的长江防线坚固不? 

  乙:坚固。 

  甲:突破了。 

  乙:那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甲:抗美援朝时期,美军的38条防线琊呼不? 

  乙:邪呼。你等等你说的那是北纬38?线。 

  甲:多少度? 

  乙:38? 

  甲:60?都挡不住照样被志愿军突破。 

  乙: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不管乱不乱,我是一步三摇。 

  乙:嗯。 

  甲:两步六晃。 

  乙:嗯。 

  甲:我踉踉跄跄的。 

  乙:怎么着? 

  甲:我闯着红灯就上了非洲了。 

  乙:上了斑马线。 

  甲:一个意思。 

  乙:这么说你闯过去了? 

  甲:只听马路上一片刹车声。 

  乙:汽车都停住了? 

  甲:只有一辆没停住。 

  乙:他没看见你有尚方剑吗? 

  甲:看是看见了,不过他车“走火”了。 

  乙:没听说过,我问你什么叫汽车走火。 

  甲:这你都不知道,还是李文华呢。 

  乙:您就别提这碴了,快说,什么是汽车走火。 

  甲:就是踩刹车,踩到油门上了。 

  乙:多玄那,没撞着你吧。 

  甲:没有。 

  乙:您躲开了? 

  甲:我上树了。 

  乙:就您这副腿脚能上去树吗? 

  甲:是汽车帮的忙。 

  乙:是汽车把你撞到树上了吧? 

  甲:也可以这么说。 

  乙:树上好,那凉快,您就呆在上面吧。 

  甲:你管饭那? 

  乙:没人管你饭。 

  甲:还是的,再者说了,中国有句老话。 

  乙:那句老话? 

  甲:叫叶落归根。 

  乙:那你赶快归根吧。 

  甲:我骨断筋折下得来吗? 

  乙:你打电话向消防队求救哇。 

  甲:消防队多少号? 

  乙:幺幺玖哇。 

  甲:幺幺玖是不是一百一十九? 

  乙:随你怎么念,快打电话吧。 

  甲:我拿出电话,一百一十九是两个一,一个九,一上一,一上一,九是下五上四,喂一百一十九吗?一百一十九!怎么不回答呀! 

  乙:你那是手机吗? 

  甲:嗷, 是算盘子,你说这老太太,一上街就让我拿着算盘子。就说买菜的账算的不对,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帐要都算对了,酒钱从那出。 

  乙:您就别嗦了,快打电话吧。 

  甲:这回是手机,多少号来的? 

  乙:幺幺玖哇。 

  甲:我知道,一上面按个一,一上面按个一,三下面是六,三加六,下面正好等于九,过去了。 

  乙:说话呀。 

  甲:怎么说? 

  乙:用术语说。 

  甲:喂,要(幺)——要(幺)酒,要(幺)——要(幺)酒,什么?“您买酒上老龙口酒厂,那酒好喝,度数还足,我是消防队”。你说这不是气我吗? 

  乙:你是怎么说的话? 

  甲:你不是让我用术语吗? 

  乙:你那是什么术语。 

  甲:我这是“酒后术语”。 

  乙:没听说过。 

  甲:就在这时跑过来一位警花。 

  乙:是一位女警官。 

  甲:只见这位警花拿起对讲机说,你好,消防队吗?我是执勤交警“顺畅”,我的警号是“一路”。 

  乙:噢,一路顺畅。 

  甲:在民族电影院交通岗处,一位大爷被撞到树上了,请您过来救援。“好了,马上就到”。那好我替这位大爷谢谢您。 

  乙:瞧这位警官真是好样的。 

  甲:不多时消防队车到了,用云梯把我从树上摘了下来。 

  乙:是救了下来,然后呢? 

  甲:警花第一时间就问我,大爷您觉得那不好? 

  乙:您怎么说。 

  甲:我说除了酒没喝好,那都好。 

  乙:还想喝呀! 

  甲:又见那位警花让那位司机对着一个仪器吹气。 

  乙:那是检验司机是否喝酒了。 

  甲:然后就给那位司机一个封号。 

  乙:什么封号。 

  甲:“最佳先生”。 

  乙:是“醉驾先生”。 

  甲:一个意思。 

  乙:为什么? 

  甲:喝醉酒的司机还能开车,就是最佳先生。 

  乙:这都是什么逻辑? 

  甲:后来警花巧妙的让那位司机去交通队接受处理。 

  乙:警官是怎样巧妙的。 

  甲:警花对那位肇事司机说,先生,根据您的度数,请您去交通队领取有生已来的第一次“礼物”。 

  乙:什么是有生已来第一次礼物? 

  甲:瞧你这智商,就是处理。 

  乙:警官怎样处理你了? 

  甲:警花说,这次事故我有很大责任,让我去医院检查,然后去交通队领取处(礼)理。 

  乙:您去了吗? 

  甲:我没去。 

  乙:为什么? 

  甲:我说礼物我就不要了。现在实兴封号,有点事例的都可以得到一个封号,比如托举哥,索道医生、暴走父亲、最美教师等,我也是事主,给我一个封号就行了。 

  乙:警官怎么说。 

  甲:警花说那些都是先进。你不是先进。 

  乙:你放弃了? 

  甲:没有,我说我闯灯越线不是先进也是前进。 

  乙:我看你是好坏不分。 

  甲:警花又说我的标准不够。 

  乙:我看你也不够。 

  甲:我说这好办,只要我吹一吹气就知道够不够了。 

  乙:您可够执着的。 

  甲:于是我主动拿过来检测仪,连吹了三口仙气。 

  乙:怎么是仙气。 

  甲:我的外号叫什么? 

  乙:叫酒仙呀。 

  甲:这不结了。 

  乙:检验结果呢? 

  甲:警花说:大爷您喝了多少? 

  乙:您就实话实说吧。 

  甲:我说60?老白干才喝八两。警花说怪不得您的度数比那位司机还高。 

  乙:这回够标准了吧? 

  甲:这回够了。 

  乙:警官给你个什么封号。 

  甲:警花封我为“酒走大爷”。 

  沈阳市联合路军休中心:焦成波 

  责任编辑:沈阳市联合路军休中心网 


附件

【字体: | | 】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